一个安静的野心家正在悄然重塑 Givenchy

摘要: 现在,Clare Waight Keller 已经准备好面对特写镜头。

11-08 21:32 首页 Tmagazine




7 月的某一天,Clare Waight Keller 作为 Givenchy 首位女性艺术总监开始了自己的工作。她接手了品牌长期以来的设计师 Riccardo Tisci 的工作。一直以来,知名法国时装品牌上层都存在性别比例失衡的问题,Waight Keller 的就职带来了一些改变:她在 Givenchy 位于乔治五世大道总部的巨大白色设计工作室长桌旁,拥有了一席之地。


她周围的墙上有 23 块灵感墙,一块写着褶边,一块写着小黑裙,一块写着女式衬衫。面庞苍白、留着长长棕发的她翻动着手里的布样册,助手们在她身边安静地来来回回。在这里,你连一根针落地的声音都听不见,只有她的手环在叮当作响。

 

Givenchy 首席执行官 Philippe Fortunato 说:「一提到 Clare,我第一个想到的词就是安静。」正是他聘请了 Waight Keller。「还有冷静。」Givenchy 母公司 LVMH 的首席执行官 Bernard Arnault 补了一句。


Givenchy 新任艺术总监 Clare Waight Keller 在工作室中;她囊括了男女装系列的首秀在 10 月的第一天正式与亮相

摄影 / Dmitry Kostyukov


「安静」这个词向来与 47 岁的 Waight Keller 联系在一起。这位出生于英国伯明翰的设计师,其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有条不紊地沿着时尚界的层层等级向上攀爬:她先是在 Ralph Lauren 担任男装设计总监,随后依次出任了 Gucci 高级设计师、苏格兰品牌 Pringle 创意总监和 Chloé 创意总监,最后来到了充满法国时装血统和好莱坞历史底蕴的 Givenchy。而这一切,都是在没有人注意的情况下悄然进行的。


但这并不代表,她刚为 Givenchy 设计的第一个男女装系列毫无革命性。这次巴黎时装周上,她是最后三位发布设计的大牌设计师之一,可能也是其中最有抱负的一位。


「我想创造一个全新的故事,」她说,「我想让人们有真是太出乎意料了的感觉。」这既是在说 Givenchy,同样也是在说她自己。


Waight Keller 接替今年早些时候辞职的 Tisci 接管 Givenchy 的消息刚公布时,许多人都惊讶地扬起了眉毛。其中部分原因在于,时尚界越来越健忘了,大家重复最多的一句话是:「可是等等 …… 她从来没设计过男装啊。」实际上,她在 Ralph Lauren 和 Pringle 都设计过男装。

 

另一部分原因在于,6 年前在 Chloé 取得成功时,她呈现出的是一种柔和的美学风格,而 Givenchy 的线条则更加潇洒别致。还有一部分原因则在于,在这样一个将夸张设计与创造力联系在一起的行业,默默无言的她很容易让人忽视。Barneys New York 百货公司首席执行官 Daniella Vitale 说:「这对品牌和她个人而言都是个非常大胆的重大抉择。」


设计师的一块灵感墙;摄影 / Dmitry Kostyukov


尤其是,她的上一任还是 Tisci。这位意大利设计师情感丰富,还是 Instagram 重度用户。他把有着 Audrey Hepburn 的 Givenchy 与他自己对哥特风格的理解以及街头风格的喜爱相结合,将品牌与 Kardashian 家族、Beyoncé 联系起来,重振了这个品牌。「他身上有种不一样的活力。」有些人这么评价 Tisci,比如 Fortunato。

 

而 Waight Keller 1 月离开 Chloé 时,业内普遍盛传她想要回英格兰,花更多时间陪伴家人(如果你觉得这样的说法听上去像是性别歧视,那可能你还真没想错)她有一对 14 岁的双胞胎女儿,还有一个 6 岁的儿子。这三个孩子都在伦敦,和她的建筑师丈夫一起生活。她总是周五到周一回家陪伴家人,然后再坐欧洲之星火车回巴黎。

 

听说人们觉得她想停工休息一段时间,Waight Keller 转了转眼珠。她说:「离职前留薪休假 6 个月可不意味着我打算休息。」她低调的作风一直都是一种烟雾弹,掩盖了她如今才逐渐暴露在人们面前的野心。

 

「Givenchy 给了我机会,让我得以集中精力去做一些和以前完全相反的事,」Waight Keller 继续道,「(平静表面掩盖着我内心)截然不同的暗流。实际上人们并不了解我的这一面。」

 

开始与 Fortunato 谈论这份工作时,她的这一面就开始渐渐浮现在人们眼前了。她给 Fortunato(随后是 Arnault)看了她写的一本 150 页的提案书,她在里面详细描述了所谓的 360° 品牌计划,其中包括了大约 50 张成衣草图和 20 个手袋设计。


Waight Keller 今年 47 岁,这位出生于英格兰伯明翰的设计师,其大部分职业生涯都在有条不紊地沿着时尚界的层层等级向上攀爬;摄影 / Dmitry Kostyukov


就像 Alessandro Michele 之于 Gucci、Hedi Slimane 之于 Yves Saint Laurent 一样,Waight Keller 对 Givenchy 也有了同样的掌控力。但是,LVMH 一直都不愿意向品牌的艺术总监下放整体把控监督权,这也是备受欢迎的设计师 Raf Simons 2015 年离开 Christian Dior 的原因之一。


管理品牌并不仅仅只是管理衣服、包袋、鞋履、珠宝、儿童时装和太阳眼镜,它还涉及到品牌的广告宣传、美妆与香水产品线的公关形象,以及包装、网站、店铺展示与灯光、名人关系。Waight Keller 正计划效仿 Supreme,每月在线上推出胶囊系列。她还准备重返 Givenchy 2012 年中断的高级定制发布会。而且,她的这一系列行动不仅针对女装,还包括了男装。


因此,在这个她的大多数同行都在大唱少做多想的当口,她很有可能会成为目前巴黎同时管理设计师系列最多的设计师。「我很有条理,」Waight Keller 这样评价自己的管理风格,「我认为,过程可以创造组织架构,而组织架构可以实现清晰透明。混乱则会让人发疯。」


而 LVMH 接下来的发展很大程度上都有赖于她想法的正确性。虽然 LVMH 的年报并未披露 Givenchy 在所谓「时尚集团」中的具体表现,但是据称,Givenchy 目前年收入有近 6 亿欧元(约 7.15 亿美元)。而且,Arnault 说:「我觉得接下来两年里,它会成长得非常快。」她觉得 Givenchy 有潜力达到收入在 10 亿级的 Dior 的规模。


「Clare 对于品牌的前景有非常清晰的想象规划,虽然她表现得很平静,」Fortunato 说,「其实她要求真的很高。而且做事很有紧迫感。」上任后,她做的第一件事就是签约了摄影师 Steven Meisel。她不仅请他拍了她第一支新颖的广告,还请他拍了一套新的官方个人照片。照片是黑白的,照片上的她双目直视观众(此前有一张很出名的个人照片中,她面露笑容、目光下斜,头发垂下来遮住了半边面庞)在,她正准备面对特写镜头。


Clare Waight Keller 加入Givenchy 后首个官方肖像

摄影 / Steven Meisel 


最近,米兰、巴黎、伦敦和纽约出现了一组「WANTED」寻猫启事。海报里有一张皮毛光滑黑亮、双眼圆瞪的猫咪照片,照片下是可以随手撕下的常见联系信息条。如果仔细看,你会发现这些信息条上印的是邀请人们访问 Givenchy 网站登记索取 2018 春季时装秀门票的信息。品牌将会挑选三位中奖者。截至周日上午,已有 50,000 人进行了登记。

 

时装秀开始不久前,Neiman Marcus百货时装总监 Ken Downing 说:「我真的不知道我们会看到什么。」起初,业内主要推测 Waight Keller 这个看起来讨人喜欢的娇小姑娘计划重新引领品牌回归 Hepburn 风,而她显然排除了这个想法。事实上,她感兴趣的是一个男人(Hubert de Givenchy)和一个女人之间的合作关系。

 

她说,这是一种品牌的「创世神话」。她之所以做出这第一个决定,部分是为了实现男女平等,让她的时装秀、她的广告宣传、她的故事既有男性,也有女性。销售额中男性和女性消费者各占一半的品牌很少,Givenchy 正是其中之一。


Givenchy 推出「WANTED」寻猫启事,吸引了成千上万人登记索取免费时装秀门票


她确实仔细研究了品牌历史资料,确实花了很多时间来琢磨 Givenchy 先生这个人(虽然他们素未谋面,但她叫他「Hubert」),也确实和他 1950 年代和 1960 年代的造型有共同之处。而且,没错,她的设计有蕾丝元素,有风衣元素。但用她自己的话来说,最终结果「非常有绘画艺术感,更加黑暗」。她借用了动物纹印花和金色唇形元素。准备好吧,你会在秀场上看到「在肩膀上体现戏剧效果」的女装和运用喇叭裤脚元素的男装。此外,还有日常时装和包袋。


配饰,尤其是皮制配饰,是拉动奢侈品牌销售的一大助力。往往一种尺寸的配饰就能适合所有人穿戴,而且这类产品的利润率也非常高,可以托起品牌的盈亏结算线。Givenchy 的包袋过往表现不太好,但事实证明,Waight Keller「在配饰方面有特别的天赋」,Arnault 说,「她在配饰设计上很有自己的个性。」品牌根据公司地址,给即将出现在秀场上的新款配饰起名为「GV3」。


Downing 总结道:「我唯一知道的一点是,出现在秀场上的不再是我们以前熟悉的那个 Givenchy 了。

 


-

撰文:Vanessa Friedman

翻译:熊猫译社 钱功毅

编辑:王乙凡

微信编辑:张权


Copyright ? 2017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Tmagazin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