蒲公英泉源实验学校 | 《她和他的歌》微电影项目式学习

摘要: 在美丽的山城重庆,有一所由不足百名师生构成的小规模实验学校——蒲公英泉源学校。学校由蒲公英教育智库创办,驻扎在重庆32中校内。

09-07 07:08 首页 新校长传媒



微电影:《她和他的歌》

文|曹乃心 蒲公英泉源学校高2019级


我们接到这个项目后,大家开始为“梦想”这样的一个主题犯愁。这样一个“烂大街”的主题,如何能拍的与他人不太一样?在班主任的帮助下,成立起了微电影项目小组。为了写出“不一样”的剧本,我们在网上搜寻大量相关的微电影。上到北大副教授拍的星空日记,下到学生参赛作品,而结果百分之八十都是出自大学生之手的“创业”,没有获得灵感,毫无头绪地在各种想法里来回穿梭。但一致通过确信好的便是“不依赖画面的美貌程度与演员的台词,把重点放在切入角度与表达手法”。大致表现为用男主角的独白叙事,将画面串联起来,这样就不需要将情节完全表演出来,台词也就少很多,只有寥寥几句。这个则由同为主负责的陈彦良提出来的点子,可以说是用最简单的方法拯救了演技的不足。


泉源戏剧课(为微电影做表演训练)  授课老师:张乐



剧本创作


苦思冥想了那么久,那么最后剧本的灵感何以得来?可以说,源于家庭,源于生活。梦想一定是独自去社会打拼出自己的天地?或许最后大都会走到这一步,但对于高中生来说,梦想的实现更多依赖于家庭。于是讨论时,我们突然决定从母子两代人的梦想交点着手,两个方面来说,是家长与孩子的关系选择,与两个人面对相同的一个梦想做出的不同选择。所以希望它既起到对逐梦人的激励效果,又能让看过的家长改变一些他们的想法。



外景拍摄


确定好了主题与方向,离预计好的开拍时间已经很近了。只好手忙脚乱地开始讨论情节与细节。剧本一开始是由好几个人一起讨论,很多人对剧本并无特别想法,亦是无从下手。时间流逝于一群人一起纠结着细节,准备工作没有做得很充分,我们只勉强确定好框架,以至于整个剧本的细节,台词等是边拍边改(旁白都是在最后做后期时临时改好的)。后结合小组里成员罗熙晨、张婧童等人的意见,敲定了细节。


现在想来,更应该敲定下一个编剧,然后拿出一份方案后再着细节讨论。


拍摄现场


于是,接下来便是选角,拍摄与后期三个部分了。在这里用这么几个简单的词语说出来的东西,内里尽是涵括了几个月来无尽的酸甜苦辣。在选角犹豫不定时,突然执意地选择了现在的主演钟雨新,他的表现也的确超过了预期效果,让许多人觉得很惊喜。而女主角是全力支持着我们的物理老师刘婧。刘老师没有表演经验,在戏里却有着让人欣喜的表现。前期的团队里出来几个人组成了小剧组,除导演以外,有摄影师、临时道具师,几个人组合成了团队,陪伴彼此走过了两个月。



校方和师生共同提供的设备


泉源影视课  授课老师:袁林


因为是在上学的时间,许多拍摄都是临时借到的自习课临时开始拍,过程可谓是凌乱中带着生涩,非常辛酸了——大家都没有专业学过这方面的知识,也没有实践操作过,单凭借爱好搭建起来的,开拍之前一直被深深怀疑的剧组,在各方面都遇到了困难。比如需要借用场地的时候如何协商,如何找小孩子来做演员,借用设备,如何使用……在设备和技术方面,智库来的王仕元老师在拍摄的头几天一直跟进着剧组,教会我们如何使用操做设备,给我们提建议,并且提供了打光板、三脚架等设备。其他老师在课时安排、场地使用等方面为我们做了协调,以方便拍摄,让这个项目顺利的进行了下去。身上背负了这么多的期待与支持,我们的拍摄过程也是要给力,当然不能让它们落空了。天气再热也坚持搬着器材搭乘公交来回往返的摄影何冠志,一直为剧组调整自己时间的刘老师,灯板再重举的时间依然到位的张笑添,和从未离开剧组,一直帮忙的张婧童,在表演方面丝毫不懈怠的钟雨新……我们为一个场地而在大热天奔走踩点,而本来非常苦恼我们的那些问题,都凭自己一件一件地解决了。我想,是因为爱好,所以有了热情。热情让我们“所向披靡”。


拍摄现场


最大的困难可能就是后期的剪辑了。我们从未碰过剪辑软件,从头学起,从王老师那里学了一点儿,而后从网上搜寻一些零散的软件教程,边剪边摸索,遇到不会的再百度。由于所有的依据(包括镜头,我们没有画分镜头,遗憾)都只是来自于头脑里的画面,所以有很多细节与连接点并不是完整的,后期的临时性也很大。再加上遇到了许多软件的问题——只下载了软件的试用版,却高估了自己的水平,并没有完成剪辑。于是在这方面耽误了很久,直到用另一台电脑又一次下载了试用版……因为软件的版本是刚升级,难免也会遇到bug,所以整个后期的过程回忆起来可谓是不堪回想了。由于没有考虑周全,如果一开始使用上一个版本,至少可以节省一半时间了。旁白是贯穿整个微电影的重要部分,而大多旁白的最终定稿更是在录音的同时敲定好的,灵活性太大。所以就后期而言,感觉比较遗憾。但也正因为如此,我们汲取了不少经验教训,也在一次次挫折里磨练出了意志。因为是慢慢摸索出来的东西,比听课学习这些的效果要更好。所以,又入门了一项以后对我来说不可缺少的技能——后期制作。


学习剪辑软件


后期的音乐方面,也是从网上寻找并筛选了许多音乐,几首经典的钢琴曲都是李熠庭同学提供的建议,且我们整部电影的设计亮点——原创钢琴曲,是联系起母子之间感情的线索。虽然最后缩减到只有一小段,但也足够精彩,这首谱子是由高二的同学田渝所作。


男主演钟雨新


整部剧终于制作完成,而我们除了它更有意外的收获——确立了自己以后的目标,也就是梦想。摄影师何冠志对摄影的浓厚兴趣被发掘,主演钟雨新被挖掘出演员的天赋……


结束拍摄,返回教室的路上


而我在这过程中更是坚定了自己的编导梦,事实不断告诉自己,这就是我想要的东西。我这个人对很多事情都感兴趣,梦想太多,以后要做什么是从小想到大的东西。而因为这个项目学习带来的实践的机遇,未来的路变得更清晰了起来。可谓是,在梦想的微电影里,寻觅出自己的梦想了。







一场“鱼与熊掌兼得”的

高中学习


文|谭浩  蒲公英泉源学校

本文刊登于《新校长》项目式学习专刊



在美丽的山城重庆,有一所由不足百名师生构成的小规模实验学校——蒲公英泉源学校。学校由蒲公英教育智库创办,驻扎在重庆32中校内。从2016年新届高一学生开始,蒲公英泉源学校全面实施项目式学习,到现在为止已经做了设计乡村、设计城市、友谊的小船、泉源大选、微电影、美国帕特尼艺术高中访学、伊顿学园乡村游学、泉源图片社等8个项目,至少三分之一的教学内容是用项目式学习完成的。



一开始,老师和家长都很担心,在知识密度这么大的高中,项目式学习会不会影响教学进度?为了学习能力影响学习成绩,是否太不切实际?



仅仅一个学期后,学生们就用好成绩告诉老师和家长,鱼和熊掌可以兼得。有个南京来的学生,开学仅半个月就给妈妈打电话说:“我要回南京,因为我的初中都允许上课睡觉,这个学校不允许上课睡觉。”但一学期后,他参加重庆高中的统一考试,拿了32中第一名,而且分数远远超过第二名接近100分。这个孩子中考成绩是只有500分出头,而同一届32中学生很多都是600分以上。上学期期末考试,全校前10名中,泉源的20个孩子就占了6人。



那么,泉源的项目式学习是怎么做的呢?



项目剖析:设计我的城市—重庆


整个项目围绕一个核心问题进行:如何设计一座宜居、平安、健康、环保、畅通的城市?在这个问题的牵引下,诸多学科知识都被囊括其中:


英语——必修2。Unit1:Cultural relics ;Unit5:Music。

地理——城市与城市化、等值线图、交通布局及其影响、地表形态的塑造。

物理——力与物体的平衡。

化学——金属和无机非金属建筑材料。



项目目标:


1. 掌握城市区位分析有关知识点;

2. 理解人类活动与自然环境之间的相互关系;

3. 掌握“城市介绍”相关英文知识;

4. 掌握物理中力与平衡有关知识;

5. 初步学会通过多种途径、运用多种手段搜集地理信息,尝试运用所学的地理知识和技能对地理信息进行整理、分析,并把地理信息运用于地理学习过程;

6. 尝试从学习和生活中发现地理问题,提出探究方案,与他人合作,开展调查和研究,作出评价,提出解决问题的对策;

7. 运用适当的方法和手段,表达、交流、反思自己地理学习和探究的体会、见解和成果;

8. 学习物理实验研究的方法,尝试经过思考发表自己的见解,尝试运用物理原理和研究方法解决一些与生产和生活相关的实际问题;

9. 通过对城市的深入学习,加深对城市文化的理解,加深对重庆这座城市的感情。


为了强化学生“建设城市的直观感受”,项目第一步,学生们会被要求体验游戏《模拟城市》,在虚拟世界中构建一座自己的城市。所有同学将自己的最后成果截图,用一节课的时间准备口头报告,说一说自己这样设计的理由,以及游戏中遇到的问题、城市的特点和难 点等。学生们相互评价,老师进行记录评价。然后,老师一边分享自己的游戏过程截屏,一 边对其中涉及的学科知识进行总结。


第二步,组织学生前往重庆市规划展览馆,了解城市布局和规划方式,学生结合自己设计城市的思考,提出问题,与工作人员、老 师、同学沟通交流。随后通过重庆规划展览馆学习城市形态、土地功能分区、空间结构、区位分析、城市等级、城市化等方面的知识。


在地理学科进行城市学习的同时,英语学科开展“This is Chongqing”项目,两条学习主线并行。 


第三步,要求学生们考虑,如何为重庆这座人称3D交通的复杂城市添加一座桥。每一位同学根据所模拟城市最新的分布情况,完成一份自己的城市交通现状报告,报告内容包括 有几种交通出行的方式、城市的道路布局与类型,我的道路布局对居住、商业、工业有什么 影响等。为完成这个报告,学生们需要自己学习地理必修2第五章交通运输布局及其影响, 以及借助网络进行知识补充。 


学生们完成报告后,再截图进行展示,大家一起选出“最佳交通布局”奖;老师根据学 生报告,再将第五章的一些重难点知识梳理一遍。


经过上面两步的引导,学生们已经初步理解了交通对城市的影响,接下来将考虑如何为“桥都”重庆设计一座新桥。学生自主研究桥梁的基本知识(桥梁的构造、种类),每个同学分别研究一座重庆大桥,说明这座桥的构造、类型,画出这座桥的构造草图。老师介绍力与平衡的基本概念(重力、弹力、摩擦 力),学生自己通过课本和网络资源,完成自己所研究大桥的受力分析图示,探究这些桥是如何实现承重的。


然后,学生们将实际动手进行建桥挑战。将学生分为2~3人的小组,每组利用老师给出 的材料(牙签和胶水),挑战搭建一座最经济、最牢靠、最美观的桥。



最后,美国帕特尼里高中学生到泉源驻学,中国孩子和美国孩子一起分小组带着任务游览重庆,展开以英语口语为目标的主题学习周。 


整个项目环环相扣,真实的生活环境与书本知识完美结合。在评价方式上,充分实行了 过程性评价与结果评价结合。城市设计报告、学习日志、随堂测验、交通报告、桥梁分析结 构图、实际动手建桥模型等等,都能够充分反映学生的投入程度和学习程度。 


这个项目前后持续了4周,在项目结束、学生做最终成果展示的时候,很多外地的家长 特地赶过来,看看自己孩子在复杂的项目式学习中究竟获得了什么收获。每一位家长都非常 震惊:“想不到我的孩子能够完成这样复杂的任务,做出如此漂亮的成果!太让人激动了……”


作为设计城市项目的负责人,我之前感觉,项目式学习这样复杂的课程设计,在高中的课程体系里是无法完成的。然而结果却执行得如此成功,这不论对学生还是我们老师来说,都是极大的鼓舞,也为老师的教学进步开启了新的方向。



项目设计与课程推进


蒲公英泉源学校项目式学习为什么能取得阶段性的成功呢?一是专业的课程设计,二是教师观念的转型。


我们知道一些中学尝试过推行项目式学习,但因课程设计不到位,最终只能转化为校本选修课程。泉源在这方面有得天独厚的优势,蒲公英教育智库课程中心专门为泉源提供项目式学习设计。


一般的流程是,课程中心研究学科教材,设计出项目主题框架和初步方案,再与各学科老师研讨,改进形成最后方案,接着泉源教学处组织老师学习方案并集体备课,确立项目负责人和小组导师,结合学校、学生实际情况对方案进行优化,确立项目式学习各环节的时间节点、教师分工、学生分组、阶段成果及评价表等。


确定项目的基础是学科知识。设计师首先把教材吃透,看看这个阶段学生本来就要学习哪些知识。不同学科之间有一些知识是可以相互联系的,有一些知识在生活中运用较多,设计师就根据生活中与这些知识相关的现象,确定一个项目方向,将知识统整进来。当然教材的顺序常常会被打乱,如果完全按照教材来,项目会受到很大限制。同时,设计师还必须和各学科老师就每个学科的课程目标、知识重难点等进行深度沟通。


在具体的项目设计中,设计师会充分考虑学生的兴趣点。比如《设计我的城市——重庆》项目,在与学生的接触中,设计师发现他们对游戏很感兴趣,于是决定该项目以游戏作为引导,激发学生参与的兴趣。接着设计师自己先尝试了很多款与城市相关的游戏,最终确定了“模拟城市”这款最能融合现实世界与学科知识的游戏。


为了让项目式学习能够最大限度地与真实世界相关,设计师会仔细搜索能够为学生所用的社会资源,提前设计好外出学习的路线,需要的各种材料也会提前准备好。


拿到课程中心的方案后,老师们就开会学习并集体备课。虽然老师们没有天马行空的设计能力,但比设计师更了解自己的学生,对学科课程标准的重难点把握也更细致,所以会根据情况对方案做一些调整。《设计我的城市——重庆》项目一开始没有化学的内容,但是在集体备课中,化学老师觉得在桥梁材料这方面可以加入金属与非金属的内容,艺术老师觉得可以增加策展的方式来展示项目成果。


最初泉源计划一个学期做10来个项目,但实践中老师们发现,如果有两三个项目同时进行,学生精力会跟不上、管理也比较混乱,反而影响学习效果,所以立即和课程中心进行研讨调整,一个学期重点做两到三个项目。《设计我的城市——重庆》就是由“城市”和“This Is 重庆”两个项目合并而成的。


项目式学习对教师素养要求很高,除了观念以外,必须熟悉学科知识,会把握学生心理情绪,能对时间和空间都超出普通课堂的项目活动进行管理,并且善于在开放多变的环境下学习。过去泉源的教师招聘,都是选择刚刚毕业的、没有太多经验的老师,因为他们更能接受新的教学方式。但实践表明,新老师通常缺乏教学技巧,对学科知识和学生都不够了解,新的教学方式对他们来说反而难度更大。后来泉源就引进有丰富的高中教学经验,又对应试教育不满,渴望改变的老师。


不过想和做是两回事。老师们虽然认同项目式学习理念,但由于在传统学校形成的教学思维和习惯太强大,又没有成功的经验可以借鉴,就觉得很迷茫,不知道怎么入手,所以一开始比较抗拒项目式学习。同时,项目式学习相比传统教学要花费师生更多时间和精力,学生成绩能否得到保障,家长们也很担心,这种情绪反过来又进一步加重老师对项目式学习的疑虑。


于是学校对老师展开了一系列培训,举行多次学习会、讨论会,让老师们对项目式学习的实施有了一点朦胧的设想,加上课程中心的顶层方案设计,解决了大方向上的问题,老师们的勇气和信心一点点建立起来。这是一个异常艰难的过程。现在学生们用整体状态和成绩给了老师一颗定心丸。


经历过项目式学习后,我认为选定项目负责人十分关键。老师们需要一个有领导力、执行力的人牵头,他要统筹整个活动,制定项目流程、协调各学科时间,对各项具体事务进行分工。项目负责人就是整个项目前进的助推器。经过8个项目的历练,现在泉源老师们都能独当一面成为项目负责人了。项目式学习的理念也融入到常规教学中,课堂活动增多了,课堂管理也更规范了,比如我要组织课堂讨论的话,会提前设计学生活动记录表、评价表,而不是简单随意地讨论。老师们从讲台走到户外,从教学设计者转向了活动设计组织者。


多样化的学习方式,让学生有新鲜感,学习积极性很高,因为有游戏、参观等体验,他们能写出有真情实感的报告。郑书贤同学作文基础薄弱,却写出上千字的游戏报告;李熠庭同学刚开始学习信心不足,通过项目对地理学科产生了浓厚兴趣,在地理随堂测验中位列班级第一名,找到了学习的兴趣和方法,全班的地理成绩在上学期也很突出,平均分比32中重点班还高。


项目式学习需要学生有较强的自我管理能力,随着一个又一个项目的的训练,现在学生们完成阶段任务的时间观念已经很强了,当然其中小组合作也起到很大作用。


微电影项目结束后,有几个学生因为兴趣,自然地走到一起,常常结伴去拍摄作品,然后泉源电影社就诞生了。曹乃心确定以后走编导方向,现在非常忙,课余时间自己在校外找老师学习编导方面的课程。何冠志确定了影视摄影方向,课外一边健身一边学美术,准备考美术学院,他用三周把美术学院很多专业都了解了一遍,把纪录片、工业设计的常识性问题都搞清楚了。李熠庭在微电影项目中负责给片子配乐,现在他立志要考音乐学院,目前正在努力学钢琴……


积极而静悄悄的改变,已经深深根植于蒲公英泉源学校师生的行动之中。





入学咨询电话

颜校长:18323095918

索老师:17308395390

周老师:15123967302

张老师:17308395391




首页 - 新校长传媒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