趁年轻,咱们一起去南极吧!

摘要: 我们邀请了胡德夫、张悦然、郝景芳和谷岳,与你同行,一路唠嗑和欢歌。

12-11 01:27 首页 三联生活周刊

前阵子国庆假期回老家,遇到一个多年未见的老同学,她大学毕业后进入一家世界五百强公司,属于我们那一届当之无愧的佼佼者。还记得上学时,当我们整天逃课睡懒觉打游戏的时候,她就旗帜鲜明地确定了自己的目标——移民新西兰,只因为那里有全世界最美的海岸线。后来,经过十年职场打拼,终于在前年如愿以偿,搬去了新西兰。

 

这次回乡探亲,我本以为她应该是洋溢着一脸幸福的,可聊了几句,她却叹起气来。一问才知道,新西兰的确是美丽安逸,可缺了那些热火朝天打拼的日子,用她自己的话说就是:“活得跟树懒一样,每天像梦游。”

 

我们聊起新西兰的百无聊懒,聊到国内的雾霾和堵车,聊起最近流行的“逃离北上广”,她的一句感慨倒是点醒了我:“其实没什么好逃的,最快意的人生,就是应该在年轻的时候,任性地活。”

 

是啊!如果心里总装着一个“逃离”的念头,我们该错过多少风景,到头来又能逃到哪里呢?

 

绝大多数逃离,只是把我们从一个拥挤的大城市输送到了一个同样拥挤的小城市,世界周遭,一切照旧。所以,还不如好好享受当下,享受这熙熙攘攘的人群和热气腾腾的烟火气。

 

要说90后跟80后有什么明显区别,最明显的一点,就是率性和任性。该打拼的时候就做拼命三郎,该放松的时候就去浪迹天涯。不纠结,不矫情,也不需要用逃离来对抗全世界,要做就全力以赴,要爱就爱到极致。

 

这种能够自由翻转,并且事事All in 的状态,才是真正的年轻。

 

其实,全情投入是一种很难得的生活能力。得过且过,马马虎虎,那才是放弃自己。如果有一个地方,能够让我们短暂进入到一个真空般的天地里,感受彻底的纯净与安宁,放空自我,会是哪里?

 

我能想到的,也许是只有一片洁白的世界尽头——南极


 


去世界尽头唠嗑和欢歌

 

茨威格曾经说:“旅行并不仅仅是出于对远方的热忱,更是因为对离开家和抛弃原本自我的向往。” 我猜想,茨威格说这话的时候估计岁数不小了,开始向往的是抛弃自我。而一脸青春洋溢的年轻人,之所以不断上路去旅行,恰恰是为了寻找自我吧。



每个人探索世界与寻找自我的方式不同,张悦然是通过读书与写作,谷岳是通过不断地行走在路上,郝景芳是通过科幻世界的想象,而满头银发的台湾原住民胡德夫先生则是通过吟诗与歌唱。


在过去的一年间,我们通过LIFE+演讲的舞台,和大家一起讨论了文学、诗歌、健康、人工智能以及酷女孩一族,数十位各领域嘉宾分享了他们的精彩故事与智识思考。


2018年的第一场LIFE+演讲,我们大胆玩点不一样。1月16日-31日,松果生活携手阿里巴巴旗下旅行品牌飞猪,一起邀请胡德夫、张悦然、郝景芳、谷岳四位生活家,在南极飞猪号游轮上举办新年第一场LIFE+演讲,与来自世界各地的年轻朋友们,一起尽情唠嗑,纵情欢歌。


??点击海报,一起去南极欢歌??


胡德夫

台湾民谣教父,流浪歌手与游吟诗人

代表作品《匆匆》、《我们都是赶路人》

演讲题目:《我在南极歌唱》

 

他是一个原住民,龙应台说,他看起来像是个流浪汉,也是吟游诗人。12岁从台东的嘉兰部落来到都市,独自漂泊,被时代大浪裹挟前行,晚年又带着琴回到生他养他的山谷。他用不加修饰的深沉嗓音,歌唱大地、山川和人间的苍凉情怀。

 

今年5月,LIFE+演讲诗歌专场时,胡德夫先生专程从台湾赶来,分享了他与故乡的故事。而今,他又将带着自己波澜的故事和悠扬的歌声,与我们一起远赴南极。冰雪天地,波涛汹涌,在船上我们不仅能听到胡德夫精彩的人生感悟,还能将他新专辑里的歌先听为快。


张悦然

作家、《鲤》杂志主编

代表作品《水仙已乘鲤鱼去》、《茧》

演讲题目:《用阅读来对抗这无聊的世界》

 

作为80后女作家代表,张悦然的文字好像是某种并不存在的红酒,微微发霉的气味,庚金,草木,过熟的水果……莫言曾经评价她说:她记录了敏感而忧伤的少年们的心理成长轨迹,透射出与这个年龄的心力极为相称的真实。

 

喧嚣的都市生活,越来越多的人开始通过读书来寻找一片宁静空间。对于张悦然来说,书更是生命般的存在,她读书,也写书。暗夜沉沉,摊开一本书,听张悦然娓娓道来,一定是这南极之旅中最宁静的时刻。


郝景芳

作家、科幻文学“雨果奖”获得者

代表作 《北京折叠》

演讲题目:《地球冷暖、人类文明与科幻世界》

 

天体物理学、宏观经济学的知识背景、清华大学博士毕业……有人评价郝景芳:白天是清华金融女,晚上是宇宙学女神。2016年,她凭借《北京折叠》获得第74届世界科幻文学最高奖“雨果奖”,现在她又扛起公益的担子,开始面向儿童推广科学知识。

 

在南极这个充满科幻色彩的冷酷仙境中,郝景芳将以她独特的知识背景,和大家一起畅谈地球变暖与人类文明演进的关系,来一场烧脑的科幻与思辨。


谷岳

环球旅行者

代表作《搭车去柏林》、《一路向南》

演讲题目:《在路上,一路向南》

 

2003年,谷岳从西雅图出发,带着一只背包,三台相机和一张单程机票,历时两年零一星期,走了18个国家,最终回到出生地——北京。后来,搭车去柏林的经历让谷岳称为中国一代背包客的代言人。只是,这光环掩盖了他后来探索世界的步伐。

 

谷岳是一位体验型旅行者,他去过一些世界上最偏僻的地方,体验着完全陌生的多彩文化,包括亚马逊丛林原始部落、骑摩托车穿越俄罗斯死亡之路、去北极寻找因纽特人……在南极,谷岳将和大家分享他的环球旅行传奇经历,一起感受真正的行者人生。



南极,不难及


12000公里,是北京与南极的直线距离。比物理距离更遥远的,还有心理上的距离。或许是因为北极圈附近分布着很多发达国家,抵达并不难。而要去南极,则需要跨越浩瀚的太平洋和陌生的南美大陆。因为陌生,让南极在我们脑海里感觉是遥不可及之地。

 

其次,就是寒冷,以及恶劣的自然条件。曾看到有个报道说:“德雷克海峡是世界上最臭名昭著的海峡,素以风大浪大而闻名,能让80%的船客晕到怀疑人生。”

 

最后一个担心,就是荒凉。去到一个只有冰天雪地的广阔大陆,没有舒适的酒店,没有好吃的餐厅,甚至连喝一杯放松下的地方都没有。因此,很多人听到南极这两个字,自然反应就是望而却步。



但是,我的这些担心和疑问,在做了一些功课之后,很快就烟消云散了。

 

其实,南极没有想象中那么冷。每年11月至次年3月,暖季的南极平均温度在0度左右。晴朗的下午,还可以在南极懒洋洋地晒个太阳。



除了辽阔的洁白世界,南极召唤我的还有冰川和企鹅。

 

南极是一座天然的冰川博物馆,从冰河时期留存下来的冰川,融合了50度白和50度蓝,以各自的姿态屹立在海面上。经过数万年的挤压,冰块中的空气被完全排出,在海中甚至会呈现出黑色。据说,用南极的黑冰配一杯威士忌,是此生最特别的喝法。



在南极的冰天雪地里,生活着很多可爱的动物。帽带企鹅、金图企鹅、帝企鹅很可能自顾列队前行,也可能带着好奇心和你攀谈两句。吃饱了的海豹喜欢懒懒地躺在雪地,与世无争的样子会让人一下子放下所有。幸运的话,还能见到跃出海面跳舞的鲸鱼。

 


人,为什么要远行?三年前,当我在挪威极地探险博物馆里看到Fram(前进号)探险船时,那种近距离的感官震撼,似乎给了我一些答案。106年前,1910年6月,挪威探险家阿蒙森从全国征兆勇士,驾驶这艘经过特殊改造后的船出发前往南极,第二年抵达南极鲸湾。在等待了几个月之后,他和同伴乘坐狗拉雪橇前往寻找南极点,于12月14日抵达,从而成为世界上第一个到达南极点的人。

 

生而为人,向往远方,或许是一种本能的召唤。然而,最远的远方,其实在心间。

 

趁着年轻,在我们最憧憬远方的时候,就能够去南极看看世界尽头的样子,打开我们看待世界的全新视角。甚至在几十年后回想起来,我的青春并不平庸。这就是我们此次联合飞猪去南极唠嗑与欢歌的初心。


带上书和音乐,我们相约南极,不见不散!



南极之行Tips

 

  1. 来南极请一定要带一件泳衣,要珍惜在冰川旁边游泳的机会;

  2. 登陆看企鹅的时候,务必需要按照向导的要求:a. 登陆路线一定要按照向导踩出的小路;b.观看企鹅不能小于5米的距离;c.不准喂食、抚摸企鹅。

  3. 来到南极还必须遵守严格的环境要求。由于南极高海拔和严寒的环境,垃圾很难降解,生态十分脆弱,所以一定要严格保护环境。

 


\ 今日话题 /


如果带一本书去南极,你最想读哪一本?


【点击阅读原文,一起去南极欢歌】





首页 - 三联生活周刊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