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就是那个忘记为什么出发的人!

摘要: 请允许我大声诵出声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了为什么出发。

12-12 12:47 首页 彩色mo水

是不是上帝在我眼前遮住了帘

忘记了掀开



很多歌手唱过这首歌,我只喜欢萧煌奇唱的。他填词作曲并演唱。因为有些人唱的是歌,他及他(她)们唱的是心,是呐喊,是渴望,是憧憬,是坚强。因先天性白内障一出生就全盲的萧煌奇,4岁时动眼部手术后成为弱视,15岁那年,在重见光明多年后再度失明。


收拾外甥女的旧书,看见了柴静的《看见》,序言最后有一句话:“不要因为走得太远,忘了我们为什么出发。”

这是陈虻说过的一句话。

陈虻是谁?别问我,请去百度。因为我刚百度完。


看完这句话,知道是句高水平语。

也看过好多次那个旧文:本想买台自行车,结果一路被销售员劝,一路提升档次,决定买大奔后,一刷卡才他妈从天入地,记起原来自己只想只够买辆自行车。


我就是那个误入歧途,一路跑偏,跑得太远,忘记了为什么出发那人。


打开书,开始读。感觉平铺直叙,我没有读出什么惊喜。读到2003年她,我就跑到腾讯视频上去搜柴静的成名之作《非典阻击战》去了。然后下面有相关视频链接,有一个柴静为推广这本书开发布会的即兴演讲,很很很很很有水平!


我大悟,《看见》这本书是常用500字扫盲书。用简单文字记录她的记者生涯中难以忘却的事件。聪明的记者永远都是只露而不揭露,真实并不等于真相,美其名曰:不表态是为了不误导,让大众去独立思考。她把诸多痛苦的思考写入日记本多年后并入书中,展示给读者。


我在知乎上看到这样一大段:

聪敏的男人喜欢聪敏的姑娘,柴静正巧就是聪明的姑娘,而且是聪明中的聪明。

通过文字能够初窥一个人的内心,如果你读柴静前几年的文章,会被字里行间的喃喃呓语,随手用典的文采,惊得五体投地,刚想转过身来,对着柴静散发充斥着荷尔蒙的膜拜,却发现柴静早就不这么做了,写的越来越平实,偶尔还有点罗嗦,就像“小学生的作文”,用柴静的话来说,终于能够正常说话了,更有趣的是,这些啰啰嗦嗦的文字,反而能让人感受到更深层更有力量的东西,暂且可以把它叫做智慧。

我记得柴静曾经写过,她年轻时最快乐的一段时光,就是每天傍晚,洗过澡后,甩着还没干透的头发,骑着单车匆匆忙忙的赶去台里播音,19岁,拿着不足300块钱的工资,怀着的却满是新闻梦的心,过了一段单纯而又充实的日子。柴静就是这样,追求着最朴实和本真的东西,一如这几十年来走过的路,如同现在新闻中说的,央视最穷的主持人,北漂十几年还住在租住的房子里,人们不禁问为什么?她的闺蜜老范说,“她太忙了,要读书,要看电影,要旅游。”也是因为认识到生命短暂和宝贵,成功和财富反而不能给她带来安全感。

如此一个玲珑剔透,又能读懂人心的女子,怎能不激起这帮老男人的追捧?可这些又不干柴静什么事,绯闻极少的她,将生命都投入新闻中,03年非典,重症监护室门口,为了采访一位白衣天使和几名患者,她转过身,笑了下,对摄像招招手,就进去了。08年汶川大地震,偶然碰见一户难民,凭着感觉放弃了采访计划,跟着难民过了7天,有什么拍什么,拍出了震撼人心的《杨柳坪七日》。09年采访卢安克,从整个采访到后面陆陆续续的信件交流,我看的出,柴静与卢安克的关系,从采访逐渐向学习转变,而这,很少有记者会这么做。 陈虻几年前说,柴静离伟大的记者,还差了一点点宽容,就为了这一点点,柴静努力了好几年,也正因为这一点点的转变,让我从《看见》这个节目中,解读出了不同的药家鑫案和李阳家暴案,柴静与其他记者最大的不同,并不仅仅是新闻的深度。

其实,细细想来,柴静的生活并没有什么波澜起伏,无非就是工作生活,但这又像股暗流,内地里涓涓流淌的都是温暖人心,网易的跟帖评论中,有一个评价非常恰当,柴静是种力量,我认为,从来、一直都是。


然后我接着搜索她的女儿出生在美利坚合众国。她因女出生后开始关注下一代的生活环境——已不再是阳光、沙滩、海浪、仙人掌,还有一位老船长了!所以拍摄了《穹顶之下》,让空气净化器又火了一把,让不爱国的人都出走中国,我大中国的国民爱国指数又大幅度提升了。


汪峰的哥哥白岩松说过,在中央电视台这个地方,就算是条狗,天天出镜,也能......(我造谣会不会被抓?)


起初每个记者献身行业时,都想成为好记者,后来TA们看到了太多不该看的,见到了太多不该见的,又憋了太多不能说的,所以有抑郁的,有辞职的,有去生孩子的,有去治病的,有进局子的......


我其实只想看完《看见》,结果只看了40几页,就跑偏的不知去向。


请允许我大声诵出声告诫自己:不要因为走得太远而忘记了为什么出发。


这是谁说的话?

别拦我!

我接着去百度了。



熄灯准备阿Q自己入睡,从网上知阿Q的扮演者,人民艺术家严顺开16日已逝去。我——一位普通观众,认识他的面孔,记得他演的角色,祝他一路走好。


然后打开音频软件,搜索一下有没有人读《看到》这本书呢?世界真美妙,不搜不知道。一位女播者读得还真好,戴上耳机从头开始听,好听的声音加上角色扮演,顿时书中的文字变得鲜活起来,难怪朗读者会大火!


闭着眼听《看见》,有什么地方不对劲吗?







首页 - 彩色mo水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