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创】生命究竟可以承受多大的创伤与苦难

摘要: 我非常认同“生命意志”的概念

11-13 08:32 首页 北大清华讲座

请点击上方蓝字 ↑【北大清华讲座】加关注,知识改变命运!


生命究竟可以承受多大的创伤与苦难

——关于毕业论文后记与反思


时隔三个月,再次打开自己的研究生毕业论文准备开始修改,突然发觉经过几个月的间隔与沉淀,对于原先的写作思路和命题又产生了新一轮的思考。在不同的时间段再重新审视过去所做的事情,在当时可能已经竭尽所能创造的最佳成果,但是经过严谨的思考和再批判之后,总是会发现新的漏洞,甚至是不能修复的致命问题。于是搁置了导师一封封催邮件,准备认真的整理清楚自己的思路,于是诞生了这样一篇杂文。

 

作为心理学的学习者和工作者,经常会看到人在社交平台上转发关于原生家庭、早期创伤、童年阴影对个体产生的各种负面影响的文章;在大学的心理咨询中心,曾经有过一个来访者对我说:“我之所以像今天这样,都要怪罪于我的父母”,这种认知对我而言是触目惊心,不否认一个人早期的创伤经历会对其后期的发展和生活产生消极影响,心理学中关于创伤有大量的实证研究,也证明了创伤经历和体验甚至会改变我们的大脑皮层和神经递质。

 

但是经过深入的思考,如果这样的认知与观念成为社会主流人群关于创伤固有的的思维模式,可能会造成我们在成长的过程中,渐渐的推脱人作为一个独立的个体,所应该为自我成长而担负的责任。

 

国内外有很多科学家研究发现,历经相同的困境和挫折,但是后期的成长和生活的个体差异很大,很多经历早期重大创伤的个体也能保持完好的生活功能。今天想写的,是想结合我自身的经历与知识,讲讲我所接触的在逆境中保持生命的强韧,和我所看到的突破苦难的故事。

 

首先我想先阐明我个人对于外在世界的观点,我一直认为人在世间是很渺小的存在,对于生命对于自然对于未知,我始终都是保持着敬畏之心,人不能孤立的存在,我们需要与外在社会建立各种联结,才能更好的存在于世,当你逐渐开始接受自身的渺小之后,可能会发觉自己反而愈发充满力量。

 

开始真正的关注苦难,是起始于我的毕业论文研究,历时近一年半,我持续关注着凉山地区的艾滋病家庭,当我正式完成论文的时候,我的受访者前后已经有5个离世了,有时候我在想,我聆听了他们死亡之前对世界最后的声音,我不知道他们的生命故事对他们而言意味着什么。似乎我还可以想起每一个人的容貌和说话的神态,但是在千里之外的地方,我知道那座土房子里已经少了一位父亲,一位丈夫,一个儿子,一个兄弟,一个亲人,少了一个在田间耕种玉米的朴实的彝族农民。

心中有爱才能增强韧性。我清晰的记得在访谈中,谈到支撑自己生命的是什么?几乎全部的人讲到的都是,自己的家人和孩子,希望他们能吃饱穿暖能有好的生活。对家人的爱和关切,是人与人之间感情的纽带,是在人患绝症的时候,唯一感受到的最暖心的一缕阳光和养分。所以让我来谈,绝境中的希望,那只能是爱和责任。曾经有一位叔叔说“好好活着不是我自己的事,是我对家人的责任”,我曾经分享这个叔叔的故事给处于失意和挫折中的人听,后来他们告诉我他们从这个叔叔的生命中汲取到的勇气和希望。这就是我个人一直通过故事的方式来工作的原因,因为我总觉得故事的整合会有强烈的疗愈作用和穿透力,透过别人的故事会对我们的心灵产生潜移默化的浸润。

 

这也是我对论文最大的遗憾。每一个受访者都有着动人肺腑的生命故事,但是我使用叙事的方式完成没有得到指导老师的同意。去年当我完成全部资料编码的时候,我曾经和另一位编码的师妹闲聊,她说她只能完全隔离这些文字给她带来的情感冲击,但是完成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而且莫名的感觉到了希望。师妹告诉我,一口气编完了绝境中的几十个人苦难的故事,她像是活多了好几年,顿时觉得自己遇到的困难都不是问题,都是我们可以克服的。我听到之后很欣慰,我们的人生长度都是有限的,出于各种原因我们生命的广度也会受到限制,但是从他人的故事中汲取力量和希望,深刻的情感体验,是我们间接性拓展自己生命的厚度与宽度最好的方式。

 

另一点我想谈的是,文化中的坚韧对个人在抵抗逆境中的作用至关重要。在彝族的历史文化中,有大量的关于勇士文化和坚强的文化传承,其中也包括家族中勇敢克服困难的祖先的故事。在我的访谈中,发现大的社区文化中存在的积极面对个人在面对重大痛苦时,能够最大范围的保护个人的心理健康和强韧。我曾经在一次会议上作报告,有一位听众提问,“怎样能够把我的论文中的抗逆力和韧性融入到对孩子教育中?”这是一个很大范畴的问题,但是后续我时常在思考,应该怎样的将提升抗逆力(即抗挫折力)的理论研究框架转化成系统化的干预方案,我想这是我在未来的学习和工作中需要投入大量时间和经历去思考的问题,下次我会专门就这个方面再尝试进行深入的讨论。

我最喜欢的哲学家是叔本华,在我开始学习心理学的时候,我的初始读物不是弗洛伊德,而是叔本华,因为我发现叔本华是一位关注人类痛苦的思想大师,虽然他主张生命的“无意义”“虚无”“生命即痛苦”这些观点和我观念是相悖的,但是我非常认同“生命意志”的概念,这也是我对于抗逆力和韧性的观点,自我的意识和对外界的认知能很大程度上决定人在苦难之后的恢复力。所以真正有价值的关注点不是逆境是如何打败个人,并怎样影响个人的生活功能,而应该是个人是如何突破逆境,有哪些东西在促进他们突破逆境,并且怎样把这些积极方面的东西应用在实际的教育活动中,从而将抵抗挫折和逆境的品格融入到个体的品格中,这样才能全方位的提升个体的抗挫折能力,这才是我们关注抗逆力的核心价值。

作者简介

元珊,心理学研究生,国家二级心理咨询师,心理健康教育教师,90后文字爱好者,文字细腻,脑洞大,喜欢旅行、美食、音乐、电影。公众号:陪你长大的小太阳。

图片来源:网络

本版编辑:阿姬哈


投稿事宜见左下角“阅读原文


部分往期原创文章:

?【原创】漓江上空的火烧云

?【原创】儒家的交友之道



首页 - 北大清华讲座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