怀远文学:潘顺成《军营枪声》

摘要: 不为哗众取宠,只为记录怀远。超过10万怀远人关注怀远生活圈!

11-08 19:10 首页 怀远生活圈

? 提示点击上方"怀远生活圈"免费订阅本刊

上世纪79年的冬天,我厌学,那时高考升学率低,百分之几的概率,我无心恋战。有一天,父亲老部下来到家里,告诉父亲:孩子不喜读书,不如叫他去当兵吧。父亲思来想去,这也是个办法。就这样我参加了验兵体检。

此时,南疆边陲战事吃紧,对越自卫反击战正式打响,炮声正浓,本来我被江西上饶野战部队招去的。我羡慕野战部队,父亲左胳臂上,母亲左大腿上,都残留着日本鬼子一尺长的仇恨伤疤。这些家仇国恨,我始终铭记心头,我告诉父亲:上前线,我不怕死,就想军帽上戴颗红五星。父亲说:你妈身体不好,夜里经常失眠,她会睡不好觉的。

那时,野战部队武警同时在怀远招兵。父亲就托人把我调整到了武警部队,头上红五星换上了国徽,黄军装两个口袋变成了四个口袋。经过三个月宿县(宿州市)地区集训,我被分到皖南徽州屯溪市武警中队(如今徽州地区改为黄山市,屯溪市变为黄山的屯溪区)。

皖南山水,风光旖旎。部队刚刚组建,军营住宿条件很差,远离市区,暂时寄宿在叫茅山的茶厂,茶厂有排旧房子,茅山是座土山,海拔200多米,满山遍野的茶树,形成绿海梯田。中队有三个班,我在三班,同班有个涡阳籍战友,他和我同班,他个子不高,喜欢打篮球,每次部队到中学足球场进行训练时,他都把篮球带上。我们日常军事训练就是擒拿格斗科目,有擒敌拳、捕俘拳、前倒、后倒、侧扑倒等军事训练科目。

部队都是十七八的小伙,精力旺盛,浑身上下充满活力,训练结束后,战友之间就展开篮球比赛消闲时光,他篮球打得很棒,是组织后卫。只是性格内向,思想沉闷,平时与战友之间交流很少。

新战士,难免有苦闷的时候。有一天,他突然和我聊起说这枪要是往人身上打,打哪里会致命?我那时年轻,实龄不足十八,是新战士中年龄最小的,也不知道他为什么会突然提出令人匪夷所思的问题。问者有心,听着无意,我没多想,做个手势,不加思考地说:就往头上打、往心脏部位打,保准一枪毙命。

那时中队站岗放哨,轮流站岗,每人一小时岗哨,全副武装,全自动步枪,荷枪实弹,平时部队每人分发几十发子弹,全部放在子弹带里。站岗放哨时,子弹上膛,关上保险。遇到紧急情况,迅速打开保险,鸣枪示警。

皖南的天气,春雨连绵,这天该这位战友上岗,夜半三更,睡的正香,突然传来沉闷一声枪响,划破了沉静的夜空,只听队长大声喊道:谁的岗哨?紧接着吹响了紧急集合哨子。战友穿着雨衣,双手紧紧握着步枪,仰面倒在营房哨位上,队长迅速派战士抬副门板,匆忙抬着他送往医院。那时军营离徽州地区医院十多里路,十多个战友冒雨连夜下山,一路狂奔,山路泞泥,轮换抬着担架。到达医院后,值班医生用手翻翻战友的眼皮,然后用手电筒照照,望了望他的瞳孔,此时战友瞳孔开始放大,说声:危险。紧接着把战友抬到手术室,医生打开腹腔后检查,子弹不偏不倚,赶巧穿过腹腔主动脉,战友终因大出血,医生回天无术。

多年来此事梦绕于心,总想这位战友当时一定不想死,为什么没打头、打心脏?后听说他是为情感所困,缘由他想甩了老家的女朋友,可能未婚发生了关系,女方要到部队告发他,一时想不开,走了极端。此事放在现在,又算个啥事?那时新战士的津贴,每月六元,放在今日,一月战士津贴,不够一天早餐钱。部队给了多少抚恤?还真不知道。

每次我拿枪站在他曾经站立的岗哨,大有兔死狐悲之感。我唯美,他女朋友为他编织的黑色毛线衣,我曾借穿身上,专程到屯溪照相馆,留过青春时期的风采。

匈牙利爱国诗人普多菲,留给世界的名言,令我感慨生命的价值:“生命诚可贵,爱情价更高。若为自由故,两者皆可抛。”

战友之死,只为逃避现实,脆弱的情感,经不起风吹雨打,死亡它不可怕,一瞬间的事情,对于生命来说,每人在生命旅行过程中,只体验一次机会,放弃生命,这是懦弱的表现,失去宝贵的生命,一切将变的毫无意义。我为失去一位战友深深惋惜,同泗县老兵被排班,整整为他守了一夜灵。火化时,战友穿了身黄军装,只是没配带红领章。


推荐

怀远文学:潘顺成《求学那些事》

潘顺成散文随笔《黑天》

怀远文学:潘顺成《家训》

潘顺成散文随笔《我的父亲苏民》

潘小平《活着和死去的父亲》

怀远文学:潘顺成《草屋》

潘顺成《寻找奶奶的影子》

潘顺成《情系老屋》

怀远文学:潘顺成《我的母亲》

免责声明 怀远生活圈

怀远生活圈,努力打造怀远本土最具影响力公众号,为大家推送最接地气的本地资讯。本微信部分内容采编自网络,由于特殊原因无法追溯到原著者,我们尊重一切原著者的付出,版权归作者本人。版权问题烦请原作者请联系我们,我们将在最短的时间内删除。

点击阅读原文,进入生活圈参加大讨论!


首页 - 怀远生活圈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