十一专题 | 面对多数真正伟大的东西,人们一开始都不大喜欢

摘要: 第五天,感受孟菲斯派留在巴黎的印记。

11-09 23:23 首页 Tmagazine



Ettore Sottsass 出生于奥地利,是一位博学多才的设计师和建筑师。20 世纪 60 年代初 —— 此时,距离他成为孟菲斯派的扛鼎之才还有 20 多年 —— Sottsass 在游历印度途中不慎感染了致命的肾炎。


在斯坦福大学医学中心(该医学中心位于帕洛阿尔托,临近旧金山市)接受治疗期间,Olivetti 打字机公司的创始人 Roberto Olivetti 替他支付了全部费用(后来,Sottsass 为 Olivetti 设计出了标志性的樱桃红便携打字机)在漫长的康复过程中,Sottsass 以儿童积木般高高叠起的药片为对象,进行素描创作,以打发时间。出院后,他动身前往旧金山,正是在那里,他结识了 Allen Ginsberg 和 Jack Kerouac,并维持了长久的友谊。


Ettore Sottsass 是上世纪 80 年代孟菲斯派的领军人物,在建筑师、设计师 Charles Zana 位于法国巴黎 Rue de Grenelle 街的豪宅里,正生动地回放着 Sottsass 漫长而兼收并蓄的职业生涯


在和 Ginsberg、Kerouac 等「反主流文化运动」代表人的相处中,Sottsass 顺其自然地创作了一系列雕塑作品。该系列由 21 个体型庞大、极其怪异、类似图腾的雕塑组成,让人不禁联想到迷幻药。


这些作品产自意大利佛罗伦萨的 Bitossi 陶瓷工坊,并于艺术家 Gian Enzo Sperone 著名的米兰画廊展出,却无人问津,一件都没售出。Zana 觉得这件事很有趣。他为人率真而叛逆,过去 15 年来,他是最热衷于搜罗 Sottsass 作品的收藏者之一。「面对多数真正伟大的东西,人们一开始都不大喜欢。」他解释说。


Xavier Mategot 1957 年设计的桌子上方,挂着一幅杉本博司的摄影作品,陶瓷作品和椅子都出自 Sottsass 之手,吊灯则是 Andrea Branzi 的大作


孟菲斯派的审美以对三原色的大胆运用,以及组装玩具般的轮廓而著称。长久以来,人们都将孟菲斯派视为后现代的低俗审美,但如今,Ladies & Gentlemen Studio、Ben Medansky 等年轻设计师却开始向孟菲斯派致敬,并推动了该艺术流派的复兴。


不过,Zana 却没有全盘肯定孟菲斯派。对他而言,虽然这个小团体曾在 80 年代掀起过轰轰烈烈的浪潮,吸引了大批狂热的追随者,其中不乏 Karl Lagerfeld、David Bowie 等名人,但是,这一流派却掩盖了最大的闪光点:Sottsass 的广度和复杂性。


Zana 表示,这位诞生于 1917 年的设计师,职业生涯长达 60 余年(2007 年逝世),是谈论 20 世纪时不可绕过的人物。尽管主流机构已经逐渐意识到了他的重要性 —— 比如 Met Breuer 博物馆展出了他近 170 件作品(这个名为《Ettore Sottsass:激进的设计》的展览已于 10 月 8 日截止) —— 但是,他的建筑天分依然未能得到充分的赏识。「他颠覆了一切,」Zana 说,「他全心全意地生活在艺术与建筑间最有趣的地方。


Zana 坐在 Christian Liaigre 设计的餐桌旁,脚下的地毯是他自己的作品


Zana 在他位于巴黎 Rue de Grenelle 街的 18 世纪公寓中,摆放了 3 尊 Sottsass 的涂釉陶瓷图腾,体积与人类一般。它们看上去很壮观,如同宫殿的守卫,但又令人感到轻松。旁边就是 Zana 自己设计的桌椅,身后是灰绿色的高档细木护壁板。


上世纪 80 年代,Sottsass 自己的设计公司 Sottsass Associati 推出了同样由 Bitossi 制作的图腾系列,但只有最初的 21 件作品才能代表他反抗现代主义的冷静姿态,并透露了他对先觉者(如古代吠陀梵图解、维也纳分离派人物 Josef Hoffmann)的独特解读。


门厅铺有镶嵌地砖,摆放着一把坎帕那兄弟(Campana Brothers)设计的木椅,后方是 Sottsass 1955 年设计的衣橱,以及一盏 Lapo Binazzi UFO Paramount 落地灯


包括这些图腾在内,Zana 共收藏了约 30 件 Sottsass 的作品,创作年代从上世纪 60、70 年代至 90 年代晚期不等,例如 90 年代晚期的痰盂形黄铜花瓶,它的一侧被出人意料地削成了平面。在 Zana 的公寓,甚至能找到 Sottsass 在加入孟菲斯派前的照明设计和建筑作品。


当年,Sottsass 曾与阿尔奇米亚工作室(Studio Alchimia)共事,后者的成员大多来自意大利激进设计团体 Archizoom 和 Superstudio 小组。今年春天,Zana 在威尼斯双年展主办了一场 Sottsass 陶瓷作品展,准确地说,是位于 Carlo Scarpa 1957 年设计的圣马可广场 Olivetti 精品店。选址本身,就是 Olivetti 家族与这位著名威尼斯建筑师(指 Carlo Scarpa)以及 Sottsass 数十年交情的证明


主卧内摆放着 Branzi Platone 2008 年设计的吊灯,设计大师 Bruno Munari 设计的屏风,Zana 自己设计的大理石板凳


Zana 也收藏 Andrea Branzi 的作品。Branzi 是 Archizoom 的创始人, 现年 78 岁高龄的他依然没有停止创作。在 Zana 的客厅,摆放着一盏 Branzi 落地灯,覆以一张巨大而褶皱的纸灯罩,宛如蓬蓬的礼服裙,投下温暖的光束。这个面积 2000 平方英尺的公寓,整体呈 T 字形,视野开阔,后院还有一块巨大的甲板。


「我不仅对物品感兴趣,」Zana 说,「更重要的是它们背后的想法。这些想法非常经典,但人们远没有意识到。」他认为,上世纪中叶后期,在所有与意大利先锋派相关的设计师中,就连 Michael Graves 都曾对孟菲斯派产生过一定的影响,Branzi 和 Sottsass 是少数几位真正伟大的思想家。


客厅里摆放着肾炎痊愈后,Sottsass 制作的原始图腾之一(该系列共 21 个),还摆放着一盏 Branzi 台灯


Zana 是突尼斯人,1962 年,2 岁的他随父母搬到了巴黎。他身材壮硕,如同摔跤运动员,走起路来像个牛仔,喜欢自称「嬉皮士收藏家」。他的客户往往也都持有大量艺术收藏品,对于部分体积庞大的藏品,如何安置往往颇具挑战。客户们常询问 Zana,该怎样摆放自己不断变化的藏品。Zana 的答案是,不将它们视作珍宝,也不在意它们是否完美。


大学阶段,刚开始收藏「古董」(与艺术相对)的阶段,Zana 的态度就是如此,Venini 的玻璃制品、Jean Prouvé 的家具都在他的涉猎范围内 —— 而直到很久之后,人们才重新发现 Prouvé 的魅力,但 Zana 当年就已经开始关注这位法国设计师了,他为学校等场合设计价格合理的家具,作品也适用于普通人家。「我一直都觉得,对物品的过分珍视,好像它们突然间就变得易碎了一样的做法很荒谬。这不是人们创造这些物品的最初意图。」他解释说。


餐厅里悬挂着 Sottsass 1957 年创作的垂饰,下方为法国艺术家 Fernand Léger 的陶瓷雕塑作品「La Fleur Qui Marche」


他有一张 Carlo Molino 于 1957 年设计的单人沙发和一个配套的脚凳,上面覆盖着一块玫瑰色天鹅绒布料,已经有些磨损了。寒意袭来时,可以将它们拉到暖气片旁取暖;在温暖的 6 月里,也可以坐在上面享受甲板吹来的微风。虽然他并不鼓励客人真的「坐」在 Sottsass 设计的小型蓝色斑点椅子上,「其实这把椅子更多的是一种想法,」他承认道,「但理论上你是可以坐上去的。」当然,他更不介意单手把椅子翻过来,对他而言,这就和把敌人扔到身后一样简单。


他和他的设计师妻子育有两个孩子,一个 23 岁,一个 18 岁。两年前,他们一家人才搬到 Rue de Grenelle 街的房子里。之前,他们一直住在一栋奥斯曼风格的房子里,到处摆放着易碎的艺术品。有时藏品会被打碎,但不会有人出言责骂。


甲板的景观,甲板下方原本是马圈


Zana 和 Sottsass 一样,认为过度投资某件藏品或某个时代的行为毫无意义可言。如今,这个世界总算开始欣赏 Sottsass 了,这甚至让 Zana 一度萌生了转而收藏其他人的作品的想法 —— 就如同他不再迷恋 Prouvé 一样。即便如此,Zana 永远也不会卖掉任何收藏品。


最近,他对 Formafantasma 工作室的作品颇为上心。Formafantasma 工作室由两位生活在阿姆斯特丹的意大利艺术家创建,他们致力于利用「俯拾物」创作概念性的艺术品。比如,用木屑和动物血的合成物制作碗,或者用海绵座椅制作鞣制鲑鱼皮凳子等。今年年底,Zana 将在他的工作室旁边开办一家名为 L’Annexe 的画廊。他计划在那里展出自己的家具设计,并定期举办其他作品展。


Sottsass 1962 年设计的柜子上,摆放着一盏 Zana 设计的台灯,旁边则是意大利设计师 Carlo Mollino 于 1957 设计的单人沙发和配套脚凳,角落里摆放着另一件 Sottsass 1965 年设计的图腾,Zana 共有 3 件,这是其中 1 件


「Sottsass 绝不会停下来,」Zana 说,「他从未停止过思考和渴望。我想就应该是这样。我宁愿与美丽共存,也不愿意活在博物馆里。你知道,博物馆都把藏品放在玻璃后面。」


-

撰文:Nancy Hass

摄影:Henry Bourne

微信编辑:张权


Copyright ? 2017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Tmagazin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