动荡之下,伊斯坦布尔的时尚产业将何去何从?

摘要: 相比于土耳其政治局势的动荡,时尚行业内的波动反而对品牌有更大的影响。

11-09 12:08 首页 Tmagazine



一直以来,来自伦敦的前电脑工程师 Sama Danesh 都梦想着成立一个奢侈泳装品牌。但从意大利找到葡萄牙,又从摩洛哥找到法国,她始终没找到合适的生产合作伙伴。2015 年,她终于在伊斯坦布尔找到了一间理想的工厂。

 

8 月中旬,她在接受我们电话采访时说:「我一直都知道,土耳其是各大时尚品牌的重要生产基地,但我没想到这里也能找到给小众初创品牌生产的工厂。很快,我就在伊斯坦布尔的郊区找到了一间最合适的工厂。我将伦敦的生活打点好后,就马上搬到了伊斯坦布尔。」

 

刚到土耳其的几个月,Danesh 对当地工匠的精湛工艺和他们对细节的注重「惊叹不已」。她所设计那些售价为 385 美元的泳装,需要用到具有强烈塑形能力的面料、缝线和鱼骨来支撑泳装的廓形,所以版型的剪裁和服装结构这两方面十分重要,而当地的工匠在这两方面均有非常出色的技巧。她深入探索充满活力的时尚和艺术界,在伊斯坦布尔的著名集市和年轻本土品牌中寻找灵感。2016 年夏天,当她的作品进入生产阶段、开始收到订单后,她回到了伦敦。她马上就要成功了,但是,「突然,整个局势完全变了。」她说。


Sama Danesh 设计的泳装,摄影 / Sina Bahrami


Danesh 说:「我内心其实一直隐约意识到,这个国家的政治局势不太稳定,但我从来没有料到会发生后来这些事情,一切发生得如此迅速,突然之间就全部轰然倒塌。」

 

近年来,伊斯坦布尔本地时装品牌和国外品牌纷纷涌现,令这座城市成为了欧洲排名第四的时尚之都。但是,作为一个在地理和文化上同时横跨东西方的国家,土耳其正处于其近代历史上最动荡不安的时期之一。土耳其一直在努力解决诸多问题,比如一系列针对土耳其人民和当地游客的恐怖袭击,与叙利亚接壤处还在进行中的战争所带来的后果,经济增长放缓问题,以及去年七月一次失败的军事政变。政变后,土耳其总理埃尔多安宣布全国进入紧急状态。从那时起,大部分合法的抗议都遭到了压制,又引发了抗议浪潮和大规模集会,不久前,反对党共和人民党在伊斯坦布尔组织了一次抗议集会,吸引了一百万人参加。

 

对于数百万土耳其人民来说,每天的生活还是照常继续。但是,游客人数减少、土耳其里拉大幅贬值、当地消费者信心下降,这些都对伊斯坦布尔新兴的创意行业及众多小型时尚品牌造成了相当大的压力。

 

虽然土耳其的纺织、皮革和服装行业发展至今已有几百年的历史,但在设计方面却非如此。伊斯坦布尔向来是 Marks&Spencer 以及 Inditex 集团等大众市场零售商,以及 Burberry 和 Hugo Boss 等奢侈品牌的制造中心,也是近来快速发展的「适度时尚浪潮」 的发展中心。这里有众多有着西方审美的时装设计师,其中许多人的品牌已经扩展到了国际范围内。而对于选择在土耳其创立品牌或制造服装的刚刚起步的外资品牌来说,这个国家现在的局势已经让他们感到非常不安。


另一个姐妹经营的时装品牌 Dice Kayek


Danesh 说:「一切就像是一场噩梦。」政变后,从 Dropbox 到 PayPal 都已经无法正常运作,工厂交货时间也开始延迟。她说:「工厂方面在电话里不断对我说不会有问题,但我知道,事实并非如此。」但此时,她已经签好合同,承诺将她的泳装卖给伦敦的 Harvey Nichols,以及迪拜和西班牙伊比萨岛的时尚精品店。

 

有许多来自 Danesh 的 2017 夏季系列中的作品因为发货拖延太久,以至于只能作为接下来的度假系列新品来发布。她说:「因为伊斯坦布尔工厂生产的质量很好,所以生产这部分我现在仍然是和当地的工厂合作。不过我已经将发货业务搬到了英国,虽然会损失一部分利润,但也降低了无法及时交付订单的风险。」

 

尽管遇到很多麻烦,但一些在伊斯坦布尔设有设计工作室、刚刚起步的时尚品牌仍然持乐观态度。Manu Atelier 是一个家庭式经营的小众配饰品牌,坐落在贝伊奥卢新城区鹅卵石街道上的一座 18 世纪建筑里。这是一个历史悠久的街区,以皮革制品贸易而闻名。


Manu Atelier 由 Merve Manastir 和 Beste Manastir 两姐妹创立于 2014 年,她们的父亲是一名皮革工匠,在他打造的每一块皮革,他都会亲自签上名字。凭借对社交媒体的运用、有竞争力的价格、《Vogue》杂志以及时尚红人 Eva Chen 的宣传,这个品牌在过去 3 年间迅速发展。该品牌的产品目前已在 Selfridges 百货公司和 Saks 百货公司出售,目前拥有 16 名办公室工作人员以及 30 名工匠。

 

Merve Manastir 说:「这段时间一切都比较混乱。当地人们已经不太热衷于外出消费,游客人数又下跌。但说实话,我们没有过多考虑这些问题。我们的业务在全球范围有很好的发展,而我们在国内市场的曝光度反而更低。」


土耳其时装品牌 Manu Atelier 的设计师姐妹 Beste Manastir 和 Merve Manastir,摄影 / Monique Jaques


她说:「对于我们的产品是在土耳其生产的这一点,我们感到非常自豪,但从品牌的身份而言,我们一直视它为一个全球奢侈生活品牌。」


她的这种想法与 Ece Ege 和 Ayse Ege 不谋而合,这一对姐妹于 1992 年创立了自己的高级时装和成衣品牌 Dice Kayek,今年迎来了 25 周年庆典。虽然他们经常往返于巴黎和伊斯坦布尔,但她们的工作室一直设在家乡伊斯坦布尔的市中心。


Ece Ege 说:「从情感上来说,Dice Kayek 的风格更偏向巴黎时尚,但我们的制作技艺完全源自土耳其。这一点实际上在过去的两年间帮了我们不少。由于我们就在土耳其,所以可以提供所有的原材料,直接在这里生产。尽管里拉贬值,但我们还是能够保持较低的成本。实际上,服装制作成本反而更低了,因为我们之后会以欧元价格来卖我们的服装。」


她补充说,相比于土耳其政治局势的动荡,时尚行业内的波动反而会对品牌造成更大的影响。她表示,不管发生什么事,她们都绝不会将品牌的制造业务搬到其它地方。


精品店 Sanayi 313


Enis Karavil 是概念精品店 Sanayi 313 的创意总监。Sanayi 313 创立于 2015 年,开设在伊斯坦布尔东北部的一幢工业大楼,目标人群是那些热爱现代设计、时尚、艺术和美食的人。旗下同名鞋子和配饰品牌现在已经在纽约的 Bergdorf Goodman 百货公司和奢侈品电商 Net-a-Porter 出售,Karavil 还计划在蓝色清真寺附近开设一间精品酒店。Karavil 上学时读的是室内建筑专业,对于土耳其奢侈行业的未来,他依然持乐观态度。这个国家的奢侈品发展速度曾是行业内的一大亮点。

 

他说:「5 年前,伊斯坦布尔正处于最好的时期,但这个势头已经渐渐消失。Sanayi 313 依旧增长快速,这也表明了消费者对本地时尚行业还是感兴趣的。情况会慢慢变好的,这一点我深信不疑。

 

他补充道:「土耳其人民很容易适应不稳定的局势,我们的适应能力很不错的。人们的确会担心,但他们同时也在担心世界其它地方的问题,这都是一回事。世界各地都会有问题,不仅仅是土耳其。」

 

但对伊朗裔瑞典设计师 Danesh 而言,将来的发展依然让她忧心忡忡。

 

她说,现在的情况跟 1979 年伊朗伊斯兰革命前她父母的经历很相似。她说:「我每一天都在想要不要离开。但现在伊斯坦布尔已经像是我的第二个家。这个城市和这里的人民都面临着诸多挑战。但是正因如此,我更加想留下来。」


-

撰文:Elizabeth Paton

翻译:熊猫译社 李秋群

编辑: 张权


Copyright ? 2017 T Magazine. All Rights Reserved


首页 - Tmagazine 的更多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