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吃的东西都是不健康的,但我不在乎

摘要: 什么东西都好,只是你的思想不好

01-21 08:36 文/蔡澜, 新周刊 首页 啤酒精神

“我知道醉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轻飘飘,语到喃喃时——那种很好的感觉叫做醉。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很愉快,笑个不停,就连很丑的女人看起来也很漂亮了。但喝到多了,呕吐了,胡言乱语了,那不是叫做醉,那叫做没品质。”


从小我就有吃早茶的习惯,而且一定要吃得非常丰富。我有一个奶妈,以前人家说早上应该做点稀饭之类,吃得清淡一点,但我奶妈的思想是:你一定要吃饱。她从一大早就开始做饭,吃白饭。从那个年龄开始,我就对早茶蛮重视的。后来工作了,做电影监制,跟人家去拍摄外景,我都会动手动脚帮忙,一大早就出去,如果不吃得很饱的话,人到了11点钟左右会昏倒的,因为你消耗很多体力,所以早茶很重要。

在早茶里,有广东人比较流行的一种养生之道,就是喝普洱茶。以前的广东人里很少有胖子,因为大家都喝普洱,现在这种饮食习惯改变了,小孩子都去吃麦当劳,所以胖小子蛮多的——我本人很抗拒这些垃圾快餐,其实也不一定都要吃早茶点心,油条烧饼也都是很好的。

普洱茶对我的人生很重要

普洱茶对我的人生很重要,吃得太油腻的话,喝喝普洱就能消掉。普洱茶我一定要喝浓的,淡的没有用,要浓到像墨汁一样。在家里我从来不喝水,都是喝普洱,也完全不会影响睡眠。惯了什么都不会。

无论我去什么地方,只要一上飞机,我就能生活在当地时间。我从来不在旅行的时候写稿,所以我熬夜的频率非常高,如果要出门,就会熬几天把余下的稿子全部写好了才出发。

有一段时间,我一个礼拜在报纸上有四篇稿,在杂志上也有三四篇。有时更多,光是在报纸上每天就要写七篇。我常常赶稿赶到通宵,即便如此也一定差不多5点钟就起来。从前是青春不能浪费,现在因为年纪大了,才知道时间不能浪费。我很喜欢早上,人家看不到日出,我却天天看日出。所以我这种人不会失眠的,如果坐在车上,我会马上睡觉,无论是10分钟还是15分钟,有时间的话中午偷睡一两个钟头,已经够了。这些东西不难,惯了就可以,只是大家不肯去学习,有些人是连想都不敢去想,那更糟糕。

什么东西都好,只是你的思想不好

抽烟喝酒不运动,到现在我还是觉得这是最重要的。这七个字其实是代表一种自由自在、我行我素的思想。我常常讲,人有肉体上的健康和精神上的健康,如果你精神上过得很愉快,身体上自然会产生一种激素出来,让你的一切机能都会活动力很强。如果你怕这个怕那个,到最后你一定会吃出毛病来的,因为如果你什么都怕,这种想法就让你把身体的功能也局限了,一定会长cancer。

倪匡比我活得更精彩,他思想更自由,我很多都是从他那边学回来的,他玩起来就无节制,也从来不在乎别人跟他说什么健康,所以他现在变成一个大胖子,我常常笑他是晚年的马龙·白兰度。尊重别人的做法,但我们自己要做我们自己的,这样的话人生才有趣嘛。

我现在依然抽烟喝酒很厉害,熬夜的时候我会抽很多烟,抽着抽着浑然无感,写完了一看,整个烟灰缸都是满的,看着那个烟蒂也有一种满足感。我知道醉是怎么一回事——就是轻飘飘,语到喃喃时——那种很好的感觉叫做醉。我就是喜欢这种感觉,很愉快,笑个不停,就连很丑的女人看起来也很漂亮了。但喝到多了,呕吐了,胡言乱语了,那不是叫做醉,那叫做没品质。

好吃的东西都是不健康的,但我不在乎这个。我最讨厌报纸上的健康版,害死人了。我朋友的老婆看了以后,说白菜有污染,结果他以后不能吃白菜了;又说豆腐有尿酸,结果他永远不能有豆腐吃——总之这些东西害死很多女人,又间接害死很多男人。健康版是让人活得很不愉快的一个存在,最讨厌了。如果我是报馆老板,我绝对把它删除掉。

这几年铺天盖地在讲养生,就是给这种人害死了。上海菜简直就是被这种人害得差不多要绝种,以前的上海菜讲究浓油赤酱,必须放很浓的油和很重的酱汁,都是又油又咸又甜的东西。好了,现在讲究养生了,猪油不用了,糖放少了,整个上海菜的文化差一点就要给所谓健康人士弄得灭亡。我现在想在香港找一家真正的上海菜,非常不容易,真的要找半天才能找到一家肯用猪油的。在上海也是如此,真正的老味道很难,来来去去只有那几家。

现在弄得什么都不能吃了。你喝白开水吗?白开水也有细菌。不要把所谓的健康作为你的招牌去当神棍,其实,什么东西都好,只是你的思想不好罢了。



首页 - 啤酒精神 的更多文章: